跟乾爹旅行趣

男人夢想網 | 年輕女孩包養圓夢想: 純約會,但不固定包養對象的Eve

包養甜心

今天這一篇主要是描述三個年輕女孩被包養圓夢想的包養故事,其中一位甚至透過包養曾經年收百萬,達成大多數人工作一輩子也無法實現的目標,究竟她們是如何被包養的呢?由於三個人狀況都不同,所以我們等下就按不同狀況描述她們的包養經驗。

包養

第一位:純約會,但不固定包養對象的Eve

第一位甜心寶貝叫作Eve (化名),包養過她的多金老爹有醫生和外商公司主管等等。每個月靠包養拿到的錢平均是4萬元,因為還有做別的工作, Eve 就是把包養當作一個兼職收入,以「純約會」為主,目前還沒有接受上床的包養約會內容。但她都有跟每一位乾爹講,只要累積的感覺對,夠多了,情到濃時她也會有所表示的。只能說身高165公分,身型姣好,五官精緻的她,不僅是位外型亮眼的甜心寶貝,更懂男人的心,一個承諾就勾的眾多乾爹們心癢癢,一有空閒就找她約會來累積「情意值」,男人嘛!小編覺得也是為了一親芳澤。

和她約會的男士們,照慣例, Eve 都會委婉地詢問月收入大概多少?以利掌握對這位乾爹要求多少的包養「約會」費用較為合適?甚至可以大概推算這位男生大概一個月會跟她約會幾次。對Eve而言,經營乾爹們就好像經營長期飯友,大部分的乾爹平均月收入都有六位數以上,一週和她來一次甜蜜晚餐都不是問題,而且Eve非常善於聊天,她表示其實很多35~45歲的男生都有許多話想說,包養網站上遇到的老爹也多屬於這個年齡層,他們總有許多想法和秘密想對他日常生活、偉大事業、法定伴侶以外的漂亮女生說,因為他們講的一些話不希望有任何跟他認識的人知道,所以只要有一定顏值,且善於傾聽跟回應, Eve 覺得就算不用上床,也會有很多包養約會的機會。

當初 Eve 是剛好逛到包養網站,家裡也因為有親人過世,頓失經濟支柱且急需要錢辦喪事才動了找包養的念頭,一開始就是那麼單純,只是想要有個人幫忙,有點像在外面找個經濟支柱。而被包養這件事,到現在 Eve 還是沒有讓家裡任何人知道,她原本想說只做包養兩年就不要了,也沒想過到底要透過包養存到多少錢,但最近因為疫情關係,她原本工作有受到一點影響,所以到現在還維持跟一些男士的包養關係,等到疫情結束,日常工作恢復且穩定後,她就想結束掉所有的包養關係,因為社會大多數人對包養這份工作的觀感也不是很好。但 Eve 表示她是把包養當作兼職工作看待,就是增加另外一份收入,像領兩份薪水那樣,就是多金老爹和甜心寶貝各取所需的過程,但就是怕在外面遇到認識的朋友或是家人認識的人之類的,畢竟有些約會的對象跟她的年齡都有很大的差距。

在 Eve 的做法上,跟每一位多金老爹都是確定邀約才會收取包養費用。至於約會尺度,Eve 堅持不上床,最多到摟摟抱抱。因為大部分老爹會覺得如果兩個人都表現得很陌生,說是約會也蠻奇怪的,幾乎所有男生都希望出去約會時能有男女朋友的感覺,所以牽牽小手和摟摟腰是必要的,結束約會要分開時再來個大大的擁抱,必要時就讓他親臉頰一下。Eve 說她是不會主動親男生臉頰的,因為她把「主動」當作對老爹們的一種獎勵,一定要到某種程度或者是男生做了什麼讓她非常感動的事情時,才會突發性的親男生臉頰。

兩年多的包養經歷, Eve 當然也有遇到過一些怪人,像有一些男生是還沒有約到,還沒見面就在要很多照片,要很多那種展露身材曲線的照片,或者希望 Eve 給IG。還有一種人是一直想要壓低包養約會價錢,把包養費用談得很低,好像真的是當作來酒店一樣。還有一些老爹好像真的是酒店幹部一樣,一直問 Eve 要不要去上班,就是所謂的酒店經紀。有些乾爹只是會一直跟 Eve 說希望她出來約會穿得比較特別,像她之前遇過一位多金老爹,真的很有錢,是著名醫院的醫生,但他有點戀足癖,所以他就希望 Eve 露出腳趾,並且塗上鮮紅的指甲油,然後還要求到桌下舔腳趾,但被 Eve 拒絕了。

不過,奇怪的老爹只是少數,多數包養網上真正的多金男士不僅有錢也很紳士,曾經就有一位老爹讓 Eve 動了心,想跟他長期在一起,變成男女朋友關係,那段時間 Eve 和他常常通電話、相約吃飯聊心事,但後來 Eve 發現他其實是有老婆的,只是分隔兩地,一個在北部工作,一個在南部顧家,由於這樣就有妨害家庭的觸法危險,所以就理智斷掉這個想法,維持在單純的包養關係。其實很多在包養網站上的男士們都是有家庭或是女朋友的,所以他們就算和Eve有包養關係也不會一直打擾彼此,也都很低調保密,也不希望 Eve 在平常一直傳訊息,只是這位分隔兩地的老爹平常身邊沒人管束,所以比較積極,溫柔攻勢下才讓 Eve 產生錯覺。

最後, Eve 表示就算再重來一次,她還是會選擇包養當作一份兼職工作。因為畢竟沒有任何工作比包養賺錢來得「快」!當初也是因為真的需要錢。更難聽一點,包養對象和約會內容可以自己選擇,跟八大行業完全不一樣。Eve覺得她也沒有出賣自己身體,充其量只是多了一些和不同男生的約會經驗而已,對未來的另一半還是交代地過去。總結來說,Eve 對自己透過包養來賺錢這件事情是不後悔,甚至認為是正確決定,只是世俗眼光讓她不得對外說這是不得已的選擇,但只要需要錢,她還是會持續用包養來增加自己的收入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